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神经病

当我在谈论火影时我在谈论什么

随着火影最后一集的播出,剧情在鸣人和雏田婚礼的开场宣告完结。由最初那个用不服输的声音说出“我要成为火影!”的孩子,到如今可以肩负起责任的火影,鸣人一路的成长我们也有目共睹。
按常理来说,我本应该高兴的,事业有成,家庭圆满,似乎用“人生赢家”这个词来形容鸣人毫不过分,但事实上,我只感到深深的无奈与疲惫。
在最初看火影的年纪我还不是腐,佐鸣正是我的初心,整整几百话的执着追逐,跨越了万水千山克服了重重困难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,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初代好歹也算同归,中年互相小心翼翼的确认了心意(并不),最后留下卡卡西孑然一身,盼着少年组能填补残缺终得圆满,却是如此的结果。
鸣人和佐助的家庭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大相径庭,内里却是惊人的一致,因各种原因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庭的丈夫,一个人料理家中一切琐事的妻子,对父亲常年的爱的缺失感到不理解的孩子。
解决家庭的问题也是简单粗暴,最初将所有矛盾与问题全部挑明讲出,再将其激化爆发,最后孩子通过“爸爸到底吃了多少苦才走到今天”,或是“爸爸妈妈心意相通的理由便是你啊”这种宛如智障一般的理由,达成了对父亲的理解,明白了父亲对自己,对家庭的爱。
无论是雏田还是小樱,都是各自深爱着鸣人和佐助的,她们都将自己的爱完全给予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。她们也许不理解自己的丈夫在想什么,但爱却是纯粹而极致的。一言以蔽之,就像我们的父母有时不明白我们在想什么,但我们却不能否定他们对我们的爱。
结合岸本的年龄,不难看出这种家庭模式便是岸本心中最理想的,中国传统的男耕女织模式,如果没有任何意外,这种一眼可以望到头的生活将会持续到这一生结束。
岸本的初心不难看出,鸣雏和佐樱确实是他心目中的官配,他也确实不擅长描写爱情。他自认为的友情描写的外放而深刻,而对爱情,却再三缄默其口。不好理解?举个例子,中国古代描写友情可以是“吾爱孟夫子”,可写到爱情便开始含蓄而隐晦,岸本的描写,与此如出一辙,只不过,太过隐晦便让其变得突兀而生硬,如同强行凑在一起的友情。
余生也不用你多多指教了,反正也没有多长。原本漫画结局还可以自期欺人地脑补幻想,这次却再也没法骗自己了,啊啊,就是这样啊,毁掉了带土的梦想,将卡卡西变得如同行尸走肉,连原本可以he的佐鸣也各自成家。若说悲剧是将原本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,岸本无疑是个中翘楚。
少年长大成人,曾经的誓言与梦想随风散去,我只希望我内心深处的热血,不要过早的熄灭。